皮皮虾科普网

皮皮虾科普网
分享国内外科学知识
皮皮虾科普网-国内外科学-科技-科普

研究显示,近几十年来,城市已经停止为中产阶

更新时间:2020-07-25 21:11点击:

二战后美国经济的大繁荣是一种城市现象。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涌向城市工作,成为美国中产阶级的未来。几十年来,在大城市生活得到了回报。

到1980年,就业市场中最城市的四分之一的四年制大学毕业生的家庭收入比最不城市的四分之一的大学毕业生高出40%。在同样的城市里,没有四年制大学学位的工人(“非大学”工人)的时薪比农村工人高出35%。

但那是不同的时代。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家大卫·奥托尔(David Autor)说,自1980年以来,美国的工作格局发生了“显著”变化。奥托尔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城市中中等收入的工作和收入减少了多少。从1990年到2015年,美国城市中非大学毕业生的工资优势减少了一半,非洲裔和拉丁裔工人受到的影响最大。

奥特尔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福特经济学教授,他表示:“过去,(城市)对那些不那么幸运、逃避歧视或就业不足的人来说,是一块磁棒,是向上流动的扶梯。”但如今,他补充说,“没有大学学位的城市工人正在转向收入较低的服务业,而不是收入较高的专业工作。”这种情况在黑人和西班牙裔中发生的更严重。”

即使在同样的地方,黑人和拉丁美洲人也更容易受到这种转变的影响。自1980年以来,在就业市场的最城市四分之一中,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工人的工资略有上升,而在最不城市的就业市场中,没有大学学位的工人的工资则略有上升。但在这些地方,没有大学学位的黑人和拉丁裔男性和女性的情况却截然相反。

“对于没有上过大学的白人来说,城市的工资溢价有所上升,但对于没有大学学位的其他人来说,则下降了,”奥托尔说。

这种工资停滞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许多没有大学学位的工人无法负担住在大城市的费用。是的,房价飙升,城市新建住房不足。然而,奥托尔表示,“单是工资的变化就足以”让大多数非大学毕业生被迫离开城市。

奥托尔与阿斯彭研究所经济战略小组合作发布了新的白皮书《摇摇欲坠的城市机遇电梯》。在研究非大学工作者从经济上获得的中等技能工作的空心化时,该研究还提到了麻省理工学院未来工作小组的一个核心主题。未来工作小组是一个全学院范围的项目的联合主席。

奥托尔说:“没有大学学位的人在经济上有保障的职业已经缩小了。”“这是特别工作组关注的一个劳动力市场的核心挑战:如何确保没有接受过精英教育的人能找到好工作?”

什么样的工作?

为了进行这项研究,奥托尔利用了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以及他自己之前对美国城市劳动力市场结构变化的研究

正如奥托在他的报告中所详述的,在美国同大多数工业化国家一样,就业日益集中于高等教育、高工资的职业和低教育、低工资的职业,而传统上中等技能的职业则受到损害。经济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就业“两极分化”。其原因有很多,根源在于自动化和计算机化,它们取代了许多日常的生产和办公任务;在全球化中,它大大减少了高工资国家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工作。随着两极分化的加剧,没有大学学位的工人被从蓝领生产工作、白领办公室和行政工作中分流出来,进入服务行业——比如餐饮服务、清洁、安全、交通、维修和低薪的护理工作。

1980年,美国的就业人数大致平均分为三类:33%的人从事报酬相对较低的手工和个人服务工作;37%的人从事中等收入的生产、办公室和销售行业;30%的人从事高薪专业、技术和管理工作。但到2015年,只有27%的美国劳动力从事中等收入的职业。

这种转变主要是由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感觉到的。更具体地说,在1980年,39%的非大学工作者从事低收入职业,43%从事中等收入职业,18%从事高薪职业。但是到2015年,只有33%的非大学工作者从事中等收入的工作,变化了10个百分点。其中约三分之二的变化使工人进入了传统上工资较低、需要较少专业技能的工作。因此,这些工作提供的获得技能、提高生产率和工资、获得工作稳定性和经济保障的机会较少。

正如论文所指出的那样,奥托尔工作的一个关键发现是,这种变化“压倒性地集中在城市劳动力市场”。在这项研究中,奥托尔分析了1980年至2015年美国722个人口普查定义的“通勤区”(当地劳动力市场),发现在全国范围内,拥有高中文凭的非大学城市工人的工资比非城市工人的工资下降了7个百分点;对于没有完成高中学业的城市工人来说,相对下降幅度更大,为12个百分点。

受影响最严重的是制造业和办公室文员工作,这些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从城市消失了。奥托尔的研究表明,1980年,这些职位——以及行政和销售职位——在城市就业中所占的比例远高于非城市。但到2015年,他们在城市和农村就业中所占比例大致相当。

“对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来说,城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奥托尔说。在过去,“非大学工作者从事的是更专业化的工作。他们和专业人士一起在办公室工作,他们在工厂工作,他们从事着在城市之外没有的工作。”

失利

考虑到整个美国城市的人口构成,城市就业的任何重大变化都将影响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奥特指出:“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在城市地区占很大比例。事实上,大迁移把许多非洲裔美国人从南方带到北方的工业城市,以寻找更好的机会。”

但是奥特尔的研究表明,在同样的教育水平,同样的地方,非裔美国人和拉丁美洲人比白人失去的更多。再次以1980年至2015年间最具城市特征的劳动力市场为例。在白人、黑人和拉丁裔人中,按性别划分,非大学毕业生中中等收入职位的就业率在这段时间里急剧下降。但对白人男性和女性而言,就业下降幅度仅略高于7%,而对黑人男性和女性以及拉丁裔男性和女性而言,降幅在12%至15%之间。

或者考虑一下:1980年至2015年,在同一城市环境中拥有四年学历的工人中,工资相对下降的唯一群体是黑人男性。奥托尔说,在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是因为在1980年,即使是中产阶级黑人男性的就业情况也比其他种族和民族的中产阶级工人更加不稳定。

奥托尔说:“黑人中产阶级……比教育程度相当的非少数族裔工人更集中在有技能的蓝领工作、文书和行政工作以及政府服务领域。”

尽管如此,奥托尔补充道,相对下降的原因可能深深植根于社会动态:“在美国,没有哪个种族比黑人男性受到更不平等和不公平的待遇。”

推或拉?

虽然无处不在的社会环境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但奥托尔的论文确实建议在城市中设定一个适当校准的最低工资,这可能会消除白人和黑人之间的工资差距。

奥托尔表示:“现在有很多证据表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是有效的。”“他们提高了工资,却没有造成大量失业。”此外,他补充道,“最低工资对黑人的影响要大于对白人的影响。这不是一个革命性的想法,但会有所帮助。”

奥托尔强调,通过提高最低工资来提高工资并不是一个没有成本的解决方案;事实上,成本会以更高的价格转嫁给消费者,而大幅上涨可能会让生产率低下的雇主失业。然而,考虑到没有大学文凭的工人(他们占美国城市工人的大多数)收入能力的下降,这些权衡可能是有吸引力的。

目前的研究还表明,许多城市的负担能力危机不仅仅是负担得起的住房短缺。尽管许多学者批评城市住房政策过于严格,但奥特认为,问题不仅在于没有四年制学位的工人因为房价而被“赶”出城市;工资的相对下降首先意味着城市没有发挥足够的“拉动”。

奥特说:“城市生活成本越来越高,住房并不是唯一的因素。”“对于没有上过大学的人来说,你面临着工资结构变化和价格上涨的双重压力,最终结果是城市对没有大学学历的人的吸引力降低了。”此外,奥托尔补充称,非大学毕业生的就业质量下降“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而是劳动力市场发生了变化。”

奥特将继续这条线的研究,同时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未来的项目和其他工作组leaders-Executive导演伊丽莎白·雷诺兹,同时也是麻省理工学院工业性能中心执行主任,和主席David a .《航空航天教授Dibner教授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程和制造的历史,和Humatics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麻省理工学院特别工作组将于今年秋天就这一话题发表一份最终报告,并于2019年9月发表了一份初步报告,该报告观察了劳动力的经济两极分化,详细分析了影响就业的技术趋势,并包含了支持中产阶级工作未来的多项政策建议。

本文由《麻省理工学院新闻》(web.mit.edu/newsoffice/)转载,这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网站,报道有关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创新和教学的新闻。